未亡人

同居三十题(相爆)其三

一起看恐怖片

 雄英体育祭后是惯例的全校放假两天。正好逢上相泽消太两天也没有英雄活动,两人花了一天的时间收拾了同居的房子,剩下的一天就全在工作和作业中耗光了。

这也难怪,两个人都不是消极怠工的一个从教十年,从不缺席一个是被身边人被称之为才能man的优等生,两人背后付出的努力从来不少,虽然还处于同居蜜月期,但他们从事的工作从来都不是什么轻松活,冷静如他们当然知道只有手里面包足够这份爱情才会被长久维持下去,都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

昨天腻歪一天后两人都进入了状态,一个在笔电上敲打打,另一个翻开了厚厚的教科书,当然,这本该是岁月静好的场景,要是爆豪没有靠在相泽消太腿上,相泽也没有时不时伸手撸一下爆猫奶茶色的脑袋就更有说服力了。

两人一直忙活到太阳西斜爆豪才算是终于有空翻开自己的手机,却意外收到了上鸣给他发来的电影,白痴脸还给他发了简讯【全程无尿点大片!邀妹子观影体验更棒哦!】

他回了消息【什么片子?】

没想到上鸣竟然秒回【恐怖片!最新出的,看过的都说带妹子去那效果杠杠的!】

这白痴脸的目的全放在女孩子上了吧……不过嘛……爆豪抬头脑后枕着相泽的膝盖,眼前是男人刚毅的下颚线条和垂坠的黑发,他突然想着捉弄下上鸣。

他把手机举到眼前,坏笑着回复【哦,那我试试。】

女孩子,他倒是没有,不过他有一个可以邀请来一起看电影的。爆豪脑补了下相泽消太桑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

那边的上鸣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始疯狂敲他【试试是啥意思?!!!】

【你真的有妹子!】

【爆豪你说句话嗷!】

【喂喂喂,快理我一下哇!】

手机的疯狂震动吸引了相泽消太的注意“在看什么?这么开心。”一双大手附上了自己的双眼,爆豪伸手紧握对方的手。低头瞧着自己的恋人,他从那双漆黑的眼睛中瞧见了自己,想到刚刚脑补的相泽·女孩子·消太就忍不住想笑“老师我们来看电影吧!”

为了图方便,两人一人一碗面做了晚饭,端着面碗,窝在沙发上,此时外面天也黑了,为了追求看电影的气氛,客厅里只开了一盏落地灯,伴着血淋淋的场景和好凄惨的尖叫,电影开始了。

平心而论,电影是不错的,以日本本土风俗怪谈为题材,剧本不错,台词不傻逼,主角智商还算在线,道具也做的逼真,还挺吓人的,可惜两个大老爷们儿都不怕鬼,而且一人一碗面吸得哧溜哧溜响,即使灯光昏暗,也挡不住破坏气氛的地道辣味。

电影放到男女主同学聚会聚在一起说鬼故事怪谈,相泽突然问起来“你们有聚在一起说过鬼故事吗?”

“肯定都有过吧,全班一起合宿的时候。”爆豪突然想起身边这位也曾经是雄英的毕业生之一。虽然现在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中年大叔样,但曾经也是有过像他们这样吵吵闹闹的学生时代。

“老师呢?老师也参加过吗?”

“参加过,而且我还讲过鬼故事。”

这倒是有些出乎爆豪的意料“我还以为老师这么怕麻烦的性格会直接去睡觉的。”

“因为麦克实在是太吵了,我就讲了个故事,吓吓他顺带堵住他的嘴。”隔了十几年之久,说到这件事爆豪还是能从他的老师脸上看到深深的嫌弃。

“那次合宿是老式的民居,睡大通铺,老师一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大晚上他不睡觉,非说夏天晚上与鬼故事大会是绝配,然后我就这么被架过来,要求说故事了。”

听老师说年轻的事倒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又或者他可以从这些过去的故事里了解这个人更多的事,关于那段他没有参与过的时光,爆豪总是抱有一万分的好奇。

“麦克那家伙叫喧着,我披头散发幽灵气质之类的,觉得我是讲故事的最佳人选。”

“啊……原来你那时候就这么丧的吗?”不过想想这人的英雄名也是随随便便就糊弄过去了,想来也不是多么活力十足的少年,满身颓废气息什么的。

“反正就是那样吧,我讲了个【目目连】的故事,就是那种从滑动木障子中诞生的幽灵。当障子上面的纸窗有破洞的时候,就会有眼睛从洞里头向房间里张望,家里有老宅的小孩子应该都听过这个故事吧。”

爆豪点头但仍是不解“这个故事不算恐怖吧?我记得这是过去人家骗小孩不要在纸门上戳洞才编的,吓吓小孩子还行,麦克老师不会被这种吓到吧?”

“啊啊是不吓人,但是我们住的民宿就是那种老式木障子门隔开的一个个房间。”

“……然后?”

“然后闹腾完了准备睡觉,麦克的床铺头对着门,真巧,门上有一个洞。”

“……”

“睡觉有东西盯着的这种错觉,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放大无数倍吧。”

他就知道……这个虚伪的大人哪会这么好心讲个不痛不痒的鬼故事“那个洞不会是你挖的吧?”

“没有。”相泽消太拿遥控器关了早就没人看了的电影“我只是早就发现他床头的洞,顺带好心地提醒了他一下而已。”



ps:

偶尔腹黑一下的相泽老师。。。

其实好多鬼故事才听的时候不吓人,晚上夜深人静突然想起来,才真的要人命,尤其是有道具辅助的时候,心疼一下十几岁的麦克老师23333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