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

末日帝国(4)完

越野车疾驰在跨海大桥上,这是出SODOM必经的一条路,我打开车窗,吸了一大口烟,海上的风真大啊!

“喂!还活着吗?”全身的肌肉都在发烫“我们是赶来救援的生化部队,局面已经得到控制,马上就可以安全转移了!”我攥紧了生化救援部队,就像握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幸存者活下来的人呢?我的战友呢?”

隔着防毒面具,对方一瞬间的僵硬,悲伤在流淌。

“请节哀”

自此,王牌师西贡海盗全军覆没。

(在病毒扩散后,您对这样的结局感到吃惊吗?作为一个科学家,您的研究成果最终导致了数万人的死亡。会感到良心谴责吗?

……

在电视上看到年轻的军官不幸牺牲,我曾经潸然泪下

战争,已经改变了它最初的形态与规则,古代战争的辉煌已经终结——战争,已经不再是君子游戏。)

我不敢相信我听到的,我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从病房里走出来。

(我的行为只是将这个观点更加直观的表现出来。)

间接杀死了数万军人和平民的年轻科学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的理性和冷漠,令舆论一度认为他患有精神疾病。——穆•素缇沙这个名字成为了帝国军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不管说什么,他眼中都再没有一丝波澜,仿佛是无机质的沙。我认出来那就是我的爱人,我曾经幻想用生命的沸点去全心全意爱恋的早已死去的爱人……

“打倒我的话,随时恭候!”

“学生!他们杀了我的学生!”

“先裁决,再审判……”

玻璃药瓶砸碎在地面的声音,注射针头被大力扯出,整个手背鲜血淋漓也毫不在乎。

“先生!”

“伊莱先生您没事吧!”

我不知道生命的沸点应该是多少摄氏度……

我以为对他的爱就是我世界的全部,我的战友全都牺牲在了这个人制造的病毒中,因血液沸腾而死。

付出与生命等价的爱其实没有人能够做得到。如果不到死亡的那一刻,又有谁能知道何时才是生命的沸点?! 

满以为为他流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混合了手中的血一滴滴落在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就像我心中流下的血泪。

 

亮白色的炮弹带着长长的尾巴砸向SODOM城中最豪华的将军府邸,瞬间将其砸成一片火海,紧接着城中多处地点接连爆炸,也包括距我们不到三百米的前方大桥,桥面断裂,我们只得紧急停车。茂正在联系总部。

突然出现的军用装甲车将我们团团包围。

“是禅邦联盟军……”

在一群手持重型机枪的军人中,我轻易就找到了那个长袍的身影,而他手中拎着的还在滴血的头颅是

“赞干内将军……所谓的和谈从一开始就是骗局对不对?!”

血渍顺着他的手指流淌,明明是个暴虐残忍的人,却吸引着人飞蛾扑火。

“参加过E区行动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海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误以为我们还在那个狭小的医务室里“真高兴能再见到你我的学生。”

我知道那不可能“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无论你发生过什么我无法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在由远及近的直升机轰鸣声中,他笑了,将长发向后拨去。

“那么就一直注视着我……直到地狱吧——”

他转身跳上机舱,转身看我。

“还记得吗,伊莱。你曾经问我人体的沸点有多少摄氏度?”

教官……

一支体温计中的水银是一克多,即使到达了沸点,也依然是一克多的水银,本质不会有任何改变。

多年之前医务室里的回答,被病毒感染的痛苦再次涌上全身。

好痛,好痛啊……

到底是身体,还是内心……

身体就像被火烧一样……

在初生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置身地狱……

内心好像有什么喷涌而出……

“教……吴!你想这样逃走吗?杀了这么多人,然后若无其事的逃回联邦?”我用力嘶吼,犹如困兽。

“你在发什么呆?”满头红发的男人伸出一双线条凌厉的手臂,捉住了吴的手腕。

“巴赫……”宛若人偶般冷漠的他转过身去,那张冷艳的脸顺从地靠近挽住他腰部的男子。

那个男人脸上的张扬还有和他对视的时候,讨厌的眼神。嚣张跋扈的笑了,紧紧手臂搂怀里的人“这一切……只是开始。”

“那……那不是联盟军的司令官莱茵哈德•巴赫吗?”茂的声音里带上了颤抖“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注视着直升机飞离SODOM之城,一直到它消失在晨曦里,我也不曾移开视线。

天亮了啊……

警报声中蔓延的大火,初生的太阳光辉生与死的火热

在原定和谈的当晚,

SODOM军部遭到了禅邦联盟军持续数小时的炮击,损失惨重。

上将坤沙•赞干内殉职

国会在震怒下发表了与联邦永不和谈的声明。

                                  末日帝国

                      Whan Wars•End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