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

末日帝国(3)

吴是我在军官学校的第一个教官,现在的首席禅邦军师穆•素缇沙,曾出身于那里——

永远都那么耀眼,火一般的激烈,仿佛燃烧的玫瑰——

哒,哒,哒——

他踏过一路的尸体血迹,就像魔鬼催命的脚步声。

来自联邦的军人尖叫着四处逃窜,他甚至不愿意抬手开门,扛起单兵火箭筒直接轰碎一堵墙,炙热的温度一点点磨碎他们的心理防线“猎狐游戏结束喽~杂碎们。”

“啊来?伊莱你已经结束了吗?我还在收尾啦~”

“没有哦,几个废物而已,让人兴致缺缺,我只是在教他们何为——健康的幽默,罢了。”不管那头伊莱的声音,扔掉手机。

“喂喂,你们几个。谁说可以停下来的?”抽出手枪,一脚踢开挡道的尸体。“由你们一致从同伴中推选一个倒霉鬼,你们亲手杀死他。让他光荣地代替大家去死——在我说可以之前,都不可以停止,明白吗?”

“我们,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杀了四个同伴,您说过会放过我们的!我要求由军事法庭来裁决!”

“哈?”一脚把对方那个回答的踹开。

“军人法则第五章【荣誉原则】;第八章【团队精神】;第十五章【尽职尽责】;二十章【理念至上】。还有第一章【绝对服从】!”毫不留情地抬脚碾压“你们这些宰渣哪里配得上【军人】二字?”

他好像陷入了回忆,没有再继续虐杀“一周前,你们枪杀我的学生后,说了什么?”野兽狠戾的眼神,他没有笑,让人感觉被一条蛇盯上了一般不寒而栗,恐惧彻底压倒了这些无法无天的联邦军人,他们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惹上这个恶魔,可这一切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

“枪的后坐力怎么样?呵,真有创意!”

“啊——!”他开始了一场碾压式的教学,就像这些“军人”对他的学生做的一样。

“如果自称军人,就不要对没上过战场的小鬼表现你的优越感!人•渣!你们也配称军人?狗娘养的娘娘腔!”好像将所有的悲痛化为力气来碾压,被他踩在脚下的军人都认为自己的脊椎要被踩断了。

“不仅仅是枪杀,还用他们的尸体来篝火晚会……”被烧焦的面孔好像又出现在他面前,早已焦糊地分不清五官,但他知道,那些都是他的学生。昨天还在他身边跟前跟后的小鬼,第二天就变成了面目全非的尸体。

不如冲我来啊!联盟军的宰渣!我是那些孩子的教官!有本事冲我来啊!我来陪你们玩吧!

“对不起!饶了我吧!饶了我……”

我有更刺激的游戏方式……保证让你们爽得永生难忘!

杀我学生时的气势到哪儿去了?你们的骨气呢?叫啊!叫!!!

“啊啊啊啊啊————!”

“教官!”我冲进来的时候,血腥味浓得让人作呕。教官站在一片血泊中,手中是一把还在开火的手枪。尸体边满是空弹夹,那些可怜鬼都没死,可也差不多了,在这种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时候,无意识地继续求饶“饶了我,放了我吧……”

“教官!你冷静一点!送他们上军事法庭!”我用尽全力才勉强双手抱住他不要继续开枪。

“他们!杀了我的学生!”他疯狂地想要挣脱,力气大得我快拉不住了。

“让军事法庭来惩罚他们吧!”

“放弃抵抗,哭泣着求饶后依旧被射杀的,我的学生……他们是才十几岁的士官候补生……他们这些畜生不是人!他们没有被审判的资格!

“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我的学生……我没能保护他们……”到最后,教官像用尽力气一般,不动不闹也不说话,任由我带他离开,这个时候我突然宁可他嚎啕大哭或者像刚刚那样继续发疯,至少那样我还能确定他没有放弃挣扎,这样沉默,会让我误以为我架着的不是他。

以50个禅邦军人为人质,在短短数小时内夺回失地。伤亡0,人质却无一生还。教官对禅邦的报复,让帝国军部在舆论面前颜面扫地。

“上面对你做的事颇有微词啊!最近小心一点吧。”终于还是把我的担心说出来。但当事人却丝毫不在意,继续优哉游哉的擦头发。“那群老头子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倒是你,你快毕业了吧?”他带着洗完澡的香味坐在我身边靠着,这已经变成他放松的方式。“不考虑一下去哪个部队吗?”

在那段时间里,教官经常在研究所不回来,我心底的不安一天天膨胀。“先裁决,后审判,这才是公正的军人法则吗?”一个夜晚我被他捏碎手机的声音惊醒,然后便是这句无奈的疑问。

望着他被夜晚的黑暗淹没的背影,我心下无端升起一片恐慌,他的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好像他随时就会消失。

我的预感并没有错。

“伊莱!伊莱!不好了!吴教官在E区受到禅邦的伏击。”

完全无视了军部提出的任何交换战俘的条件,对方甚至不提任何要求……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潜进E区去救人?”

“伊莱,冷静一下!我们没有办法干预正规军的行动。”

24小时后,战俘的尸体全部被送回来了,同时被送回来的……还有吴教官的一部分。

整整齐齐被摆放在无菌盒里,甚至用红色丝绒布衬着,是教官的一对眼睛和四根手指。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听不见世界上的声音了,好冷,血液的热量完全散失了。沉默,然后爆发。

“你们一群恶魔!你们根本没有想救人!才一直拖到现在!你们放手!放手啊——!”那一瞬间我一定比教官还疯狂,军人法则?他娘的算什么?!过去,一个人去,不管吴现在怎么样了,我要去找他!

然后,E区的方向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是腾起的蘑菇云,瞬间,无边无际,宛若天国之门……

那一瞬间,血液全部倒流回了心脏,我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突然惊觉我墨镜下早已泪流满面……

和教官一样,为了重要的人疯狂,可将我们狠狠打醒的,是残酷的事实。

之后的战后报告中,没有一字提起过吴。那场爆炸将E区夷为平地,在没有确认尸体的情况下,被判死亡,他的记录从此销声匿迹。

燃烧过后,是蒸发至空气?还是渐渐冷却回归至原点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