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

末日帝国(2)

此篇回忆加现在时间线。。。。。。

其实我和他初次见面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不好,因为当时我说的话,听上去就像……一无所知的小鬼。

“男人就该上战场啊!不然帝国的振兴由谁来做呢?”

认为一腔热血要献给国家,才是死得其所,但是,我第一次的实战考试差得一塌糊涂。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小鬼?现在回答,我说不定会把你的尸体打包寄回去给你妈妈。”他一脚踩在我的胸口上,身体和精神上双重的居高临下“除了狙击以外所有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零分,你有点脸怎么不去死?”

我仰面躺在脏兮兮的泥地上和大衣都没有褶皱还在悠闲点烟的他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看着他形状姣好的下巴还有淡色的薄唇,大脑一热,脱口而出:“在那之前我要你做我的人。”

他一直浅笑着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嘴里叼着的烟有下滑的趋势。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有点危险:“胆子不小啊!打倒我的话,随时恭候~”

他把他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取下来,架到我的鼻梁上。他姣好的眉眼笑得弯弯“拯救国家可不是靠豪言壮语啊~”

事实上,教官和恋人的身份转换不到一周。那时军校里流行着一个很冷的笑话“初恋情人在填写快递包裹单时不小心栽进了棺材里。”但貌似军官候补生和他的教官谈恋爱这件事情更加冷笑话,而且两个人都是男人。

和他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谈话,是在军校的医务室里。那时候我全身都挂了彩,裹满绷带的胸口挂着银光闪闪的,刻着我名字的狗牌。教官靠在我的床尾,气氛相当微妙。

“教官教官!”

“做什么?”

我邀功一样把给我量体温的温度计举到他面前“人体的沸点会是多少摄氏度呢?”

他皱眉“热能作战的家庭作业吗?别问我。”

“不对哦。”我笑得相当欠揍,虽然被教官揍到动都不能动“我对你的爱,是我生命的沸点。”

他看上去又想揍我,最后“切”了一声。

“真肉麻。”

人体的沸点,会是多少呢?

如果不去加热,谁也不会知道……

加热,加热不断加热,直至沸腾!

 

(稍早时候,在军部酒会上,禅邦军方代表遇袭一事引来外界的广泛关注。在军事委员会紧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坤沙•赞干内将军表示这件事绝对不会影响和谈……)

在临时用集装箱当做的简陋牢房里,只有电视沙沙的声音,信号不好,看着看着屏幕上就一片雪花。

“喂!现行犯,恭喜你免上军事法庭。“

哐当哐当的开门声,还有茂的声音:“军部已将对你的通缉改为就地处决了。”

“恐怕是要我畏罪自杀三缄其口吧~”随手扔了抽到一半的烟。

“这是伪造的证件和车钥匙,好自为之吧你。”茂用能把我砸死的力道把东西朝我扔过来。

“多谢。”我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就算告别。

“你这呆子,墨镜四眼,发型过气男!为什么为了这种冲动的理由自毁前程!”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好脾气的茂现在被我气得七窍生烟“喂!你听见没有!”

“西贡海盗,我和我的同期203个兄弟都在那儿服役,同时都是他曾经的学生。”

“除了我……他们全部都是全身血液加热到沸点,爆炸身亡,血液和残肢喷得到处都是。”

“都是因为他研制的病毒。”

“那是无法想象的地狱,可我亲眼见到了——末日。”

茂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为什么?这种事情还用问吗?

“——因为我爱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