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

【团酷】【本宣】团酷合志《黑暗之钟》一宣

burntlime不如改名叫不燃:

值此酷总生日的大好日子,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锁链手与团长先生”社团将参加此次成都FJO,并隆重推出团酷图文合志《黑暗之钟》!各路太太大显神通,快来看看有没有你中意的那一位!一宣详情请见图~微博关注@团酷主页并转发一宣微博,将可能获得做工精美、质地优良、独一无二的原创库洛洛角色印象注金手链和份量超足的合志!(手链由 @非想非非想天 太太倾情赞助)


玩微博的小伙伴请给主页君留言或者私信,以便印调统计;不玩微博的小伙伴请给我留言或者私信,我会统计后与主页君汇总。


请大家多多支持~





新文预告。。。大概

最近很萌一部剧,叫刺客列传,第二季已经在搜狐播完了。

当初看这部剧的时候完全是设定戳我萌点啊!男主是标准的冷美人,错拿了女主的剧本,曾经是一国的王子后来国家亡了他沦为萧师,隐姓埋名忍辱负重只想复国报仇。却没想到他本来想利用的那个王对他百般地好,就是各种宠宠宠,然后冷美人就被捂热了,不忍心利用他就狠心离开了。这样的剧情不要太萌了好不好!这种天下人又如何为了你我连这王位都不要的昏君太萌了!而且本王知道你是亡国的王子但是我不防着你,还心疼你受的苦,恨不得我替你受这种感觉,本来以为这俩双向单箭头会在第二季继续甜甜甜,却没想到第二季换了编剧,完全没有第一季的感觉了……人设都崩了。可是就算是玻璃渣也要哭着吃下去,自己萌的cp跪着也要萌完。

好在两位扮演者在戏外甜得不行,勉强当个救心丸缓一缓。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脑洞又开了,我的脑补通常是两个极端,要么符合最初人设,揣摩在这样的事情下,他这种性格的人会怎么做,通常写这样的文容易卡壳,而且特别憋屈,喜欢的剧情套不上很桑心。

但是第二种极端我就写得超级happy了,因为脑补了啥就写啥,一个字爽!完全不在意性格之类的纯属自个儿偷着乐,废话剧里看不到自己脑补下都不行吗?这种通常写完会出现一个问题,就像第二季的编剧姐姐,人设崩了,剧情崩了,感觉就像顶着这个设定和名字写了完全不一样的人,因为我喜欢有包子的剧情,所以车会很多,雷点也多。

不要问我不是ABO剧情为啥还能男男生子,你就当他们单性繁殖好了……或者再怎么狗血的理由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对于这种极端我会自我检讨,顺带努力让人设不那么崩,昨晚刚刚脑补了一个很带感的剧情是主角总受,但最后还是1V1,已经和基友说过这个脑洞,基友表示大纲写完发来看看,我想我大概会刷新他的三观……幸好他懂我的尿性,其他人不是很敢说自己的脑洞(捂脸)

此脑洞灵感来自芈月传,对,你没看错是芈月传,鉴于芈月有过几段婚姻你就知道这是一个车很多的故事……反正阿离的男人只会多不会少,作为阿离亲妈我希望全钧天都爱阿离,但是阿离还是执萌萌的请放心,霸王龙还是二狗子的,这个脑洞就是下面那种极端了,我…尽量…符合人设…吧……

所以不出意外接下来会更新这样一个故事,比较没节操还狗血,狗血的地方特别狗血,但是这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自认为是个拖更作者,想起来就更,想不起来就仿佛失联,所以我决定先存稿,存到一半的时候再发,不然搞不好我会坑,毕竟放着满电脑没写完的坑不写,非要写个新的,我也是棒棒的……

话说我好像还没想好名字咋办……

迟到了几年的写文感想(作者精分碎碎念,有必要写下来,回头会忘)

在发完第一篇文,表达一下感想(就是这么公式化)

自己其实天马行空的幻想很多,大部分都是同人,还有一些出于对原作的喜爱,忍不住把漫画改成了文字,其实电脑里类似这样的文章不少,但大部分只有一小段或者一个小篇章(作为一个腐女当然也有开车啦!)会写出来只是个人爱好而已(笑≈)

喜欢各种各样的blcp有时也喜欢bg,喜欢全世界都来喜欢主角吧!这种想法,但1V1的cp也是坚定不移的!有时会脑补邪教,大概会戳雷点,但是都会在写文感想中说出来。

在lofter上发文其实是心血来潮,之所以选择这篇«末日帝国»因为它是我的第一篇完结文,有头有尾(其实是因为韩露大大已经把«浸食»画完了……有剧情),我很喜欢韩露的漫画作品,希望她一直画下去,浸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奈何看过的人不多,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PS:接下来的文字有个人情感代入可能,毕竟是个人想法,看看就好。

末日帝国本来是浸食的番外,讲的是副cp伊莱和吴教官的过去,对于这一对大概就是理念不同导致的陌路,俗称相爱相杀。曾经吴教官也是性情中人,会哭会笑会骂,拥有作为人的所有感情,所有他会鼓励伊莱,会和伊莱恋爱会为了自己的学生无视国际军事法。可是在后来的痛苦中他意识到了仅仅只是一腔孤勇换不来所谓的正义,所以他变得不择手段,就是心狠手辣都是为了以恶止恶,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最主要的就体现在那次让他一战成名的病毒战争。

不管吴教官知不知道伊莱在那个部队里,他都会选择下手,他希望伊莱变得强大,就算恨他也没关系。但是伊莱和他不一样,伊莱就算痛失了爱人和兄弟也依旧拥有爱,伊莱恨吴,但也爱他。吴在宴会上见到他之后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要求伊莱一直注视他直到地狱。

浸食的主打是机械与人的爱,番外里头却是另一种感觉,大部分机械与人的爱都是,人类不相信机械有爱,但是它们有了。而番外则是人与机械的差别,吴在E区爆炸后除了三分之二的大脑,其它全是机械,他究竟是人还是机械又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但是不论他本身是不是,从心理上他已经将自己变成了机械,没有了人最基本的道德和情感,唯一剩下的大概只有对伊莱的爱在维持他仅剩的一点人性。

想把文发出来,其实是希望更多的人认识韩露大大还有浸食,大概是安利吧。

另外祝韩露大大的漫画作品越来越好,我会一直追下去的!

                                                                        未亡人            

2017年8月10日

 

末日帝国(4)完

越野车疾驰在跨海大桥上,这是出SODOM必经的一条路,我打开车窗,吸了一大口烟,海上的风真大啊!

“喂!还活着吗?”全身的肌肉都在发烫“我们是赶来救援的生化部队,局面已经得到控制,马上就可以安全转移了!”我攥紧了生化救援部队,就像握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幸存者活下来的人呢?我的战友呢?”

隔着防毒面具,对方一瞬间的僵硬,悲伤在流淌。

“请节哀”

自此,王牌师西贡海盗全军覆没。

(在病毒扩散后,您对这样的结局感到吃惊吗?作为一个科学家,您的研究成果最终导致了数万人的死亡。会感到良心谴责吗?

……

在电视上看到年轻的军官不幸牺牲,我曾经潸然泪下

战争,已经改变了它最初的形态与规则,古代战争的辉煌已经终结——战争,已经不再是君子游戏。)

我不敢相信我听到的,我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从病房里走出来。

(我的行为只是将这个观点更加直观的表现出来。)

间接杀死了数万军人和平民的年轻科学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的理性和冷漠,令舆论一度认为他患有精神疾病。——穆•素缇沙这个名字成为了帝国军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不管说什么,他眼中都再没有一丝波澜,仿佛是无机质的沙。我认出来那就是我的爱人,我曾经幻想用生命的沸点去全心全意爱恋的早已死去的爱人……

“打倒我的话,随时恭候!”

“学生!他们杀了我的学生!”

“先裁决,再审判……”

玻璃药瓶砸碎在地面的声音,注射针头被大力扯出,整个手背鲜血淋漓也毫不在乎。

“先生!”

“伊莱先生您没事吧!”

我不知道生命的沸点应该是多少摄氏度……

我以为对他的爱就是我世界的全部,我的战友全都牺牲在了这个人制造的病毒中,因血液沸腾而死。

付出与生命等价的爱其实没有人能够做得到。如果不到死亡的那一刻,又有谁能知道何时才是生命的沸点?! 

满以为为他流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混合了手中的血一滴滴落在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就像我心中流下的血泪。

 

亮白色的炮弹带着长长的尾巴砸向SODOM城中最豪华的将军府邸,瞬间将其砸成一片火海,紧接着城中多处地点接连爆炸,也包括距我们不到三百米的前方大桥,桥面断裂,我们只得紧急停车。茂正在联系总部。

突然出现的军用装甲车将我们团团包围。

“是禅邦联盟军……”

在一群手持重型机枪的军人中,我轻易就找到了那个长袍的身影,而他手中拎着的还在滴血的头颅是

“赞干内将军……所谓的和谈从一开始就是骗局对不对?!”

血渍顺着他的手指流淌,明明是个暴虐残忍的人,却吸引着人飞蛾扑火。

“参加过E区行动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海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误以为我们还在那个狭小的医务室里“真高兴能再见到你我的学生。”

我知道那不可能“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无论你发生过什么我无法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在由远及近的直升机轰鸣声中,他笑了,将长发向后拨去。

“那么就一直注视着我……直到地狱吧——”

他转身跳上机舱,转身看我。

“还记得吗,伊莱。你曾经问我人体的沸点有多少摄氏度?”

教官……

一支体温计中的水银是一克多,即使到达了沸点,也依然是一克多的水银,本质不会有任何改变。

多年之前医务室里的回答,被病毒感染的痛苦再次涌上全身。

好痛,好痛啊……

到底是身体,还是内心……

身体就像被火烧一样……

在初生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置身地狱……

内心好像有什么喷涌而出……

“教……吴!你想这样逃走吗?杀了这么多人,然后若无其事的逃回联邦?”我用力嘶吼,犹如困兽。

“你在发什么呆?”满头红发的男人伸出一双线条凌厉的手臂,捉住了吴的手腕。

“巴赫……”宛若人偶般冷漠的他转过身去,那张冷艳的脸顺从地靠近挽住他腰部的男子。

那个男人脸上的张扬还有和他对视的时候,讨厌的眼神。嚣张跋扈的笑了,紧紧手臂搂怀里的人“这一切……只是开始。”

“那……那不是联盟军的司令官莱茵哈德•巴赫吗?”茂的声音里带上了颤抖“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注视着直升机飞离SODOM之城,一直到它消失在晨曦里,我也不曾移开视线。

天亮了啊……

警报声中蔓延的大火,初生的太阳光辉生与死的火热

在原定和谈的当晚,

SODOM军部遭到了禅邦联盟军持续数小时的炮击,损失惨重。

上将坤沙•赞干内殉职

国会在震怒下发表了与联邦永不和谈的声明。

                                  末日帝国

                      Whan Wars•End

末日帝国(3)

吴是我在军官学校的第一个教官,现在的首席禅邦军师穆•素缇沙,曾出身于那里——

永远都那么耀眼,火一般的激烈,仿佛燃烧的玫瑰——

哒,哒,哒——

他踏过一路的尸体血迹,就像魔鬼催命的脚步声。

来自联邦的军人尖叫着四处逃窜,他甚至不愿意抬手开门,扛起单兵火箭筒直接轰碎一堵墙,炙热的温度一点点磨碎他们的心理防线“猎狐游戏结束喽~杂碎们。”

“啊来?伊莱你已经结束了吗?我还在收尾啦~”

“没有哦,几个废物而已,让人兴致缺缺,我只是在教他们何为——健康的幽默,罢了。”不管那头伊莱的声音,扔掉手机。

“喂喂,你们几个。谁说可以停下来的?”抽出手枪,一脚踢开挡道的尸体。“由你们一致从同伴中推选一个倒霉鬼,你们亲手杀死他。让他光荣地代替大家去死——在我说可以之前,都不可以停止,明白吗?”

“我们,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杀了四个同伴,您说过会放过我们的!我要求由军事法庭来裁决!”

“哈?”一脚把对方那个回答的踹开。

“军人法则第五章【荣誉原则】;第八章【团队精神】;第十五章【尽职尽责】;二十章【理念至上】。还有第一章【绝对服从】!”毫不留情地抬脚碾压“你们这些宰渣哪里配得上【军人】二字?”

他好像陷入了回忆,没有再继续虐杀“一周前,你们枪杀我的学生后,说了什么?”野兽狠戾的眼神,他没有笑,让人感觉被一条蛇盯上了一般不寒而栗,恐惧彻底压倒了这些无法无天的联邦军人,他们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惹上这个恶魔,可这一切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

“枪的后坐力怎么样?呵,真有创意!”

“啊——!”他开始了一场碾压式的教学,就像这些“军人”对他的学生做的一样。

“如果自称军人,就不要对没上过战场的小鬼表现你的优越感!人•渣!你们也配称军人?狗娘养的娘娘腔!”好像将所有的悲痛化为力气来碾压,被他踩在脚下的军人都认为自己的脊椎要被踩断了。

“不仅仅是枪杀,还用他们的尸体来篝火晚会……”被烧焦的面孔好像又出现在他面前,早已焦糊地分不清五官,但他知道,那些都是他的学生。昨天还在他身边跟前跟后的小鬼,第二天就变成了面目全非的尸体。

不如冲我来啊!联盟军的宰渣!我是那些孩子的教官!有本事冲我来啊!我来陪你们玩吧!

“对不起!饶了我吧!饶了我……”

我有更刺激的游戏方式……保证让你们爽得永生难忘!

杀我学生时的气势到哪儿去了?你们的骨气呢?叫啊!叫!!!

“啊啊啊啊啊————!”

“教官!”我冲进来的时候,血腥味浓得让人作呕。教官站在一片血泊中,手中是一把还在开火的手枪。尸体边满是空弹夹,那些可怜鬼都没死,可也差不多了,在这种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时候,无意识地继续求饶“饶了我,放了我吧……”

“教官!你冷静一点!送他们上军事法庭!”我用尽全力才勉强双手抱住他不要继续开枪。

“他们!杀了我的学生!”他疯狂地想要挣脱,力气大得我快拉不住了。

“让军事法庭来惩罚他们吧!”

“放弃抵抗,哭泣着求饶后依旧被射杀的,我的学生……他们是才十几岁的士官候补生……他们这些畜生不是人!他们没有被审判的资格!

“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我的学生……我没能保护他们……”到最后,教官像用尽力气一般,不动不闹也不说话,任由我带他离开,这个时候我突然宁可他嚎啕大哭或者像刚刚那样继续发疯,至少那样我还能确定他没有放弃挣扎,这样沉默,会让我误以为我架着的不是他。

以50个禅邦军人为人质,在短短数小时内夺回失地。伤亡0,人质却无一生还。教官对禅邦的报复,让帝国军部在舆论面前颜面扫地。

“上面对你做的事颇有微词啊!最近小心一点吧。”终于还是把我的担心说出来。但当事人却丝毫不在意,继续优哉游哉的擦头发。“那群老头子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倒是你,你快毕业了吧?”他带着洗完澡的香味坐在我身边靠着,这已经变成他放松的方式。“不考虑一下去哪个部队吗?”

在那段时间里,教官经常在研究所不回来,我心底的不安一天天膨胀。“先裁决,后审判,这才是公正的军人法则吗?”一个夜晚我被他捏碎手机的声音惊醒,然后便是这句无奈的疑问。

望着他被夜晚的黑暗淹没的背影,我心下无端升起一片恐慌,他的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好像他随时就会消失。

我的预感并没有错。

“伊莱!伊莱!不好了!吴教官在E区受到禅邦的伏击。”

完全无视了军部提出的任何交换战俘的条件,对方甚至不提任何要求……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潜进E区去救人?”

“伊莱,冷静一下!我们没有办法干预正规军的行动。”

24小时后,战俘的尸体全部被送回来了,同时被送回来的……还有吴教官的一部分。

整整齐齐被摆放在无菌盒里,甚至用红色丝绒布衬着,是教官的一对眼睛和四根手指。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听不见世界上的声音了,好冷,血液的热量完全散失了。沉默,然后爆发。

“你们一群恶魔!你们根本没有想救人!才一直拖到现在!你们放手!放手啊——!”那一瞬间我一定比教官还疯狂,军人法则?他娘的算什么?!过去,一个人去,不管吴现在怎么样了,我要去找他!

然后,E区的方向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是腾起的蘑菇云,瞬间,无边无际,宛若天国之门……

那一瞬间,血液全部倒流回了心脏,我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突然惊觉我墨镜下早已泪流满面……

和教官一样,为了重要的人疯狂,可将我们狠狠打醒的,是残酷的事实。

之后的战后报告中,没有一字提起过吴。那场爆炸将E区夷为平地,在没有确认尸体的情况下,被判死亡,他的记录从此销声匿迹。

燃烧过后,是蒸发至空气?还是渐渐冷却回归至原点呢?

末日帝国(2)

此篇回忆加现在时间线。。。。。。

其实我和他初次见面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不好,因为当时我说的话,听上去就像……一无所知的小鬼。

“男人就该上战场啊!不然帝国的振兴由谁来做呢?”

认为一腔热血要献给国家,才是死得其所,但是,我第一次的实战考试差得一塌糊涂。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小鬼?现在回答,我说不定会把你的尸体打包寄回去给你妈妈。”他一脚踩在我的胸口上,身体和精神上双重的居高临下“除了狙击以外所有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零分,你有点脸怎么不去死?”

我仰面躺在脏兮兮的泥地上和大衣都没有褶皱还在悠闲点烟的他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看着他形状姣好的下巴还有淡色的薄唇,大脑一热,脱口而出:“在那之前我要你做我的人。”

他一直浅笑着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嘴里叼着的烟有下滑的趋势。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有点危险:“胆子不小啊!打倒我的话,随时恭候~”

他把他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取下来,架到我的鼻梁上。他姣好的眉眼笑得弯弯“拯救国家可不是靠豪言壮语啊~”

事实上,教官和恋人的身份转换不到一周。那时军校里流行着一个很冷的笑话“初恋情人在填写快递包裹单时不小心栽进了棺材里。”但貌似军官候补生和他的教官谈恋爱这件事情更加冷笑话,而且两个人都是男人。

和他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谈话,是在军校的医务室里。那时候我全身都挂了彩,裹满绷带的胸口挂着银光闪闪的,刻着我名字的狗牌。教官靠在我的床尾,气氛相当微妙。

“教官教官!”

“做什么?”

我邀功一样把给我量体温的温度计举到他面前“人体的沸点会是多少摄氏度呢?”

他皱眉“热能作战的家庭作业吗?别问我。”

“不对哦。”我笑得相当欠揍,虽然被教官揍到动都不能动“我对你的爱,是我生命的沸点。”

他看上去又想揍我,最后“切”了一声。

“真肉麻。”

人体的沸点,会是多少呢?

如果不去加热,谁也不会知道……

加热,加热不断加热,直至沸腾!

 

(稍早时候,在军部酒会上,禅邦军方代表遇袭一事引来外界的广泛关注。在军事委员会紧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坤沙•赞干内将军表示这件事绝对不会影响和谈……)

在临时用集装箱当做的简陋牢房里,只有电视沙沙的声音,信号不好,看着看着屏幕上就一片雪花。

“喂!现行犯,恭喜你免上军事法庭。“

哐当哐当的开门声,还有茂的声音:“军部已将对你的通缉改为就地处决了。”

“恐怕是要我畏罪自杀三缄其口吧~”随手扔了抽到一半的烟。

“这是伪造的证件和车钥匙,好自为之吧你。”茂用能把我砸死的力道把东西朝我扔过来。

“多谢。”我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就算告别。

“你这呆子,墨镜四眼,发型过气男!为什么为了这种冲动的理由自毁前程!”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好脾气的茂现在被我气得七窍生烟“喂!你听见没有!”

“西贡海盗,我和我的同期203个兄弟都在那儿服役,同时都是他曾经的学生。”

“除了我……他们全部都是全身血液加热到沸点,爆炸身亡,血液和残肢喷得到处都是。”

“都是因为他研制的病毒。”

“那是无法想象的地狱,可我亲眼见到了——末日。”

茂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为什么?这种事情还用问吗?

“——因为我爱他。”

末日帝国(1)

韩露漫画作品浸食的番外,其实就是把漫画写出来,个人理解,只想表达一下对伊莱和吴教官的喜爱,还有韩露大大一直很喜欢她的作品。

你见过末日吗?

漫天的战火中

一道白光近在眼前

瞬间,无边无际

仿若天国之门洞开——

高级宴会根本无法提起我的兴趣,与其在这里端着红酒发呆,我宁可回到那个小公寓蜗居喝几郎币一大杯的廉价啤酒。

SODOM之城中坤沙•赞干内将军的府邸奢华如皇宫,透过墨镜看着身边的名媛淑女以扇掩面向来往的军官抛媚眼。啧!无聊。和身边的战友各种荤话,军人么,不就是一群土匪。

直到我看见,他也来了。

“看那个,看那个,那个被围在中间的男人好正点啊!”

“真的唉!居然是东方人,好少见。”

正在被赞干内将军行吻手礼的人,穿了一身颇具东方气息的白色长袍,留了一头齐肩的黑色长发,一直带着一抹浅笑,美艳内敛。在满室穿军装的军官中极为显眼。

“那个啊,不要妄想搭讪了吧你们。”茂中校讥讽地笑笑“当心被啃得连尸骨都不剩哦。”

是啊,会被弄到肉渣都不剩下的。但我明智地选择什么也不说。这句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愤怒居多还是如我心里的感觉一样怪怪的。

“那是联邦高层禅帮盟军的首席军师——穆•素缇沙。”

精通16国语言,核物理学,重型武器,生化武器专家,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研制出的ζDIC•zero病毒让帝国最精锐部队“西贡海盗”一个朝夕间死去了一万多人,几乎全军覆没。

而他一战成名,别人叫他“装甲尸虫”。

然而这个犯下反人类罪,种族屠杀罪世界通缉榜上TOP3,谣言与联邦指挥官关系暧昧,帝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艳丽尸虫,曾经是我的爱人。

我知道他注意到我了,他笑得很开心,像是小孩子看到喜欢的玩具,他撇下随行军人来到我身边。他比以前更瘦,头发还是一样地漂亮。

他像以前一样吻了我的嘴角,就好像最普通不过地打招呼。

我还记得他穿军装的样子,英姿飒爽,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手枪抵上他的胸口。“好特别的见面礼啊,伊莱。”他面无惧色,甚至没有放下环着我脖子的双手“你上司的命令吗?”

“不,他们不希望破坏和谈。我不敢相信的是,你居然还会回来。”我的语气远比我想象的要镇静,但我的血液在沸腾,像从前一样为他沸腾“虽然你改了名字,销毁档案,但我不会认错的,我知道是你。”

“所以你想杀了我吗?伊莱。”他笑得更温柔了,软绵的尾音。

“你知道,我不会。”我在他来不及做出惊讶的表情,突然掐住他的下颚。“所以这是代全班203个兄弟还你的,虽然晚了整整七年,多年教导,十分感谢——吴教官。”

然后那根水银的温度计直接穿透了他黑色的左眼。

…………

果然,他除了三分之二的大脑,剩下都由机械代替了,没有痛觉。

但是,我的心在痛啊,刺穿的是他的眼睛,痛的,是我啊,教官。看着他眼中插着一只温度计的诡异场面,我想大笑,但正真露出来的只在嘴角弯弯,比哭还难看啊!

蠢毙了,我。